您的位置 > 首頁 >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中新網銀川10月11日電 題: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中新網記者 于晶

  紋路細膩流暢,手藝人色澤富于變化,寧夏典雅而又精致的大漆東方漆器在匠人指尖傳遞出古老技法的獨特美感。10月11日,傳承記者走進寧夏銀川大漆技藝匠人謝立雄的美學描繪工作室,雅香撲鼻,漆彩精美的人生大漆作品整齊陳列,葫蘆、手藝人茶具、寧夏擺件、大漆東方掛件等漆器工藝品琳瑯滿目。傳承

圖為10月10日,美學描繪寧夏銀川大漆技藝匠人謝立雄對漆器進行打磨。漆彩 中新社記者 于晶 攝

  穿著工作服的人生謝立雄坐在桌前,從漆藝的手藝人歷史、工藝流程、金漆鑲嵌工藝的傳承方式和模式等,向記者講述“大漆工藝”的“前世今生”。

  大漆是一種最具東方特色的自然材料。謝立雄介紹,漆工藝是中國一門最古老的民族傳統工藝,自河姆渡遺址發掘出的朱漆木碗開始,大漆工藝傳承至今已有七千年的歷史。在歷史上,漆器曾被收藏為宮廷珍品,新中國成立后,又被列為珍貴的國家禮品贈送外賓,受到國內外人士的青睞,遠銷70多個國家和地區。

  如今,采集生漆還是延用七千年前的手法:用特制的刀子劃開漆樹樹皮,等待汁液一滴一滴落下?!按笃峁に嚻返闹谱鬟^程同樣緩慢,‘漆衣’講究超薄,陰干后再涂另一種顏色的漆,如此反復,4層漆還不到一張紙的厚度,而一件漆器差不多要涂20多層?!敝x立雄介紹,打磨拋光是漆器制作的最后一步,需要匠人擦上植物油,手心、指尖在涂好漆的半成品上游走。毫厘間的反復打磨最考驗手藝,輕了,層疊的紋理出不來;重了,紋理可能被磨透,全部打磨一遍之后還得上一層透明的漆衣,陰干到九成,再繼續打磨,歷經數月,打磨幾十次,直到漆面足夠光滑。

謝立雄制作的漆器?!∈茉L者供圖

  大漆長于黑,卻短于彩。為了豐富漆器的色彩,匠人們將綠松石、朱砂等研磨成粉入漆,呈現出綠色、紅色等顏色。一件漆器可以有多少種色彩?接過謝立雄遞過來的一個黑金斑漆碗,只見指甲蓋大小的區域竟足足有50道紋理,每道紋理都不相同,每種色彩也各有絢麗,黑色主基調下,深褐、金黃、淡紫……繽紛層疊,錯落有致。

  在大漆的路上,謝立雄永遠把自己當成一個小學生,多次去北京、福州、四川等地拜訪民間漆藝大師,潛心研究漆器的歷史文化內涵以及發展源流派系和作品工藝特點,還和年輕一代漆藝人進行思想碰撞,激發創作靈感。

圖為10月10日,寧夏銀川大漆技藝匠人謝立雄在工作室的陰干房內查看漆器的干濕度。 中新社記者 于晶 攝

  “現在民間喜歡大漆的人多了,普通百姓對大漆的認識也逐步提高?!敝x立雄說,傳統工藝的發展既要注重傳承,更離不開創新研究,經過不斷探索,一片葉子、一個石榴、一朵蓮蓬皆是創作對象,無物不可“脫胎換骨”,有著七千多年歷史的“國漆”,通過與自然美學的融合,煥發新生。

  在朋友們看來,謝立雄的工作枯燥無味,但他卻樂在其中。談及未來,謝立雄眼里放著光侃侃而談,大漆之美,堅牢于質,光彩于文,最美之處在于它以七千年之軀,承載了華夏大地五千年文化之魂。他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把這項技藝推廣給更多的人,讓大漆工藝實現“百姓化”,真正走進千家萬戶,走進人們的心里。(完)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寧夏大漆“手藝人”:傳承東方美學 描繪“漆”彩人生

熱門文章

aaa欧美色吧激情视频-10周岁女全身裸无打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